西汉边疆基层干部的一天

最新文章博物馆看展览小天使2017-10-10 10:54
0

西汉元帝时期,一个普通的日子。

汉帝国西部边疆的肩水金关管理所内,一个名叫礼忠的基层干部正在填写一份《财产申报单》:

财产申报单

姓名:礼忠

年龄:30

职务:候长

住址:广昌里

私有财产情况及价值:

小奴2人,价值3万钱;大婢1人,2万钱;轺车2辆,共1万钱;马5匹,共2万钱;牛车2辆(各配1头拉车牛),共3万钱;耕地5顷,5万钱。共计15万钱。

另有住宅一套。

写着写着,礼忠的内心就开始吐槽:当初来应聘这个候长,真是脑子进了水!还以为候长是什么大官,上任了才发现,手底下就管三四个烽燧!

候长能使唤的人不多,操心的事可不少。

1、烽燧俗称烽火台,每天要巡视一次;

2、几个烽火台里的武器,要由候长登记造册,如果丢失就是你的责任;

3、发给戍卒的补助,由你负责管理发放;

4、你管辖的烽火台里的戍卒,如果被抽调去给上级部门服役,你要负责把他送到;

5、此外还要随时关心戍卒的身体健康,如果有生病的,要及时上报……

烽火台也没啥油水可捞,每个烽火台的台长,不,燧长,一个月工资才600钱,在粮店里赊粮、布店里赊布的,全都是燧长。

五铢钱从汉武帝时期开始使用,一直到唐代才废止,在中国历史上活跃了700多年

从下属身上捞不到油水就算了,更坑的是,当候长还要自备装备、工作服、冠,还有上下班的交通工具——至少得一匹马,都要自己出钱买。

幸亏老爹英明,把5顷田地留给了我。否则,就靠候长那一个月1200钱的工资和仅够一人一马食用的粮食补助,怎么喂饱全家五口人加三个奴婢,还养马养牛养车?

八口人一年要吃掉144石粮食,五匹马和两头牛更能吃,一年要吃300石粮加上价值10000钱的草料。现在的粮食价格是300钱一石,要是全靠我的死工资来买粮买草,一家老小还不都得饿死?

有了田地,生活就改善许多了。虽然家里人手不够,但是可以把田地租给别人啊。每年收租收个四五百石粮,还是可以保证的。这样一来,口粮有了,也可以买饲料了,要是碰上年景好,还会有些盈余。

今年气候比较正常,估计也会是个好年。租子收上来之后,至少可以买点儿……

此时,旁边位置上同为候长的老王探头过来:“老礼,你的财产申报单填完了没?不是要一起去开会吗?”礼忠忙把木简卷好:“填完了填完了,现在就走。”

两人出了办公室,匆匆赶往开会地点。

外面的天气很好。瓦蓝的天空映衬着黄色的夯土墙,色彩对比非常强烈。夯土墙上,一座一座的烽火台绵延向远方,感觉雄浑而开阔。这就是汉朝初年在居延塞防线上设置的唯一关口。

这个关口位于弱水流域。在肩水金关的上游,弱水的水面还很宽阔,像人的身体;从肩水金关往下,水面就变窄了,像人的脖子;而肩水金关的位置,正好在弱水的“肩膀”上,因此得名“肩水”。

至于“金关”,当然是固若金汤的意思。四个字连起来,礼忠默念着,肩水金关,多么好听的名字啊。

在关隘的城墙上,礼忠眯起眼远眺,刚好看见几个高鼻深目的人正骑着马向肩水金关方向而来。守卫的戍卒忙把他们拦下,请进了登记室,登记过关人员的姓名、籍贯、长相、入关事由等。

领导早就说过,建肩水金关的目的,就是防备匈奴从居延道南下袭击汉地,对于过关的外国人,一定要严密防守、严格盘查,拒敌于国门之外。

而国内的一些朝廷通缉犯,也经常选择从肩水金关出逃,所以也不能对想要出关的中国人掉以轻心。

老王似乎觉察到了礼忠的情绪,说:“这段时间还太平,没见有多少匈奴过关,要是几年前,匈奴隔三差五就会过来骚扰。”礼忠附和道:“是啊,还是陛下治理有方,边境才得安宁。”

有方个鬼!礼忠在心里骂道:几年前就说要涨工资,涨到一个月1800钱,说了好几次也没真涨,还是每个月一千二。皇帝大概是太富有,没见过钱,不知道这多出来的600钱能买多少东西吧。

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进了会议室。比他们官位高一些的候官已经坐在上面。等到各位候长、燧长都到齐了,候官方才宣布会议开始。

“今天的会,主要是对大家进行一下思想作风方面的教育。其他边关的有些同志啊,对这个薪酬待遇呢,心里很有怨言。但他不想着好好工作加工资,反而要占人民群众的便宜。

比如说某个要塞的一个候长,把打猎打回来的肉卖给别人,他的肉价格居然比市价高出了45钱!

还有一个候长,让一个农民去替他做买卖,居然拖欠人家差旅费上万钱。我们肩水金关虽然现在没有出现这样的现象,但是各位同志一定要引以为戒……”

此套简牍共36枚,是一份完整的诉讼文书。文书记载了寓居居延县的百姓寇恩要甲渠候军事长官粟君支付工钱,而粟君不认账。寇恩一气之下告了粟君,最后寇恩胜诉的故事

候官絮絮叨叨,说了一个多时辰,会议方才结束。礼忠心里想着:幸亏今天早到单位一会儿,巡视完了自己负责的几个烽火台,否则又要加班了。

看看天色,也快到下班的时间了。礼忠决定先回办公室,把上个月的粮食调拨单做完。每个月,县里都会开仓,拨给肩水金关一些粮食。这些粮食是给经过肩水金关的外交使节,或传递消息的使者吃的,要依照调拨单做出汇报。

忙完调拨单的事情,估计也该回家了。

赶紧回家吧,老婆孩子热炕头多好,晚上早早睡觉,没准还能做个自己一夜暴富的梦,比坐办公室好多了。

礼忠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,向办公室走去,心想,平平淡淡的一天又要过去了。

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热门推荐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